作家,著有《环亚旅行》《搭车十年》《Lonely Planet》等。微博@丁海笑

D114 里斯本,葡萄牙

一个欧洲大陆最西端的东方国家。

D109

D107
Bobby McFerrin ✌🏿

双十一买书的同学,可以顺手添进购物车了——>
当当:http://product.dangdang.com/24188940.html
京东:https://item.jd.com/12118548.html

D105
午后,在Temple of Debod的长椅上,读书,金黄的梧桐树沙沙作响,有了欧洲的感觉,像微醺后片刻的宁静。

D102
看马竞比赛的球迷很多都是老人,你的感觉就是咖啡馆、养老院的人被搬到了球场上,他们坐下来一般不怎么动,从包里掏出瓜子一直嗑到比赛结束,偶尔进球了也和大家一起站起来,表情不喜不悲。最后十分钟,所有的老人都提前孤独地回家了。人群被高头大马的卫兵驱赶着,像电影中可怜的人被送上布瑞恩利兹的火车。
欧冠,马德里竞技 - 多特蒙德

D100
现代意义上的旅行是近百年间才兴起的活动,而人类已经把它做得极致,如果告诉远古时代的人我要去直布罗陀看猿猴,我大概会被送上愚人船上去。所以旅行一定是后天才培养的,如果不是少年时代看到两个背着巨大背包的欧洲“猿猴”,我可能至今都不会明白背包是怎么一回事,就跟我尚不知道保时捷的动力系统一样。

D99
乌央的人坐在黑暗的喷泉面前,教堂故意不完工,巴塞罗那到处都是浪漫的脚印。一个日落的时间,钟楼上的旅行者勾搭上了当地的已婚女人。他们让我帮他们合影,然后只剩下我一个人,像午夜巴塞罗那里的那个人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D97 安道尔

穿越比利牛斯山。“雨雪交加”——只有在这里你才会明白它的真实含义,山上都是雪,到峡谷里就变成了雨,变成河水,云雾在山间疾速地流动着。第二天我独自进入马德留-配拉菲塔-克拉罗尔大峡谷,到后面雪就大得走不动了,路非常滑,花了很长时间下山,到了山底,想冲下去,结果就把手划破了,流了很多血。回到城里,躺在床上想象夕阳下坠,一动不动。


D96

离开法国前,在空客之城图卢兹的河边餐馆,才吃了第一顿法餐。前菜是中脂鹅肝和果酱夹心面包,主菜是小牛肉配鹅肝酱。大抵已习惯了地中海沿岸的食物结构,也学习了很多做法,还是会对法餐感到新鲜,少了油盐,也不及东岸那么多香料,但配菜丰富而精致,多了些回味之甜。人们围坐在壁炉、红酒旁,以躲避严寒。道路两侧都是法国梧桐,人们沿着河边的小径跑步,以对冬天免疫。进入比利牛斯山前,买了一件羽绒服和一些药物,听说那里的气温已降至零度。

D95

告别多雨的蔚蓝海岸,穿过普罗旺斯,向比利牛斯山致敬。

D93 摩纳哥公国的蔚蓝海岸

D91
玫瑰蛋糕般的日落,迷幻的旋转木马,头上的云朵像鬼影一样,罗马松树、地中海棕树这下都来了,欢聚一堂。我和剧场的前台说了足足一分钟,我说英语,她说法语,我们都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,就像在一直朝着大海扔石头的孩子,或推石头的西西弗斯。 #环地中海#

D89 罗马

已经大致能判断这些罗马建筑建于几世纪,受何种文明影响,不过因为不懂拉丁语,在看一些古迹文字的时候还要借助文献翻译。罗马对我们何等重要?其实看看我们的大会堂、广场和英雄纪念碑,大致能猜到一二,要说法典、政治制度和一些内在的东西,那就不胜枚举了。

D88 众神的狂欢

D87 梵蒂冈博物馆

D84

旅行八十四天,仍基本未跨出古罗马帝国的疆域,却已走遍几十个现代国家了。我想过去的帝王也无法理解他的领土究竟有多大,倒也有几个罗马皇帝是喜欢旅游的,所以他们这里修个门,那里盖个塔,以留下“到此一游”的证据。

D83

“无论是现代国家、中世纪的教堂、古老的城市,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,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。”这段话完全是对圣马力诺的真实写照。我就像是住在一个中世纪的修道院里,旅店里只有几个人,手机信号要爬上意大利方向的堡垒才能收到,电视台二十四小时都是购物广告,从汽车、矫正带到床垫,余下的时间我倒是看了不少书,享受了旅途中短暂的净宁。山间云雾、晚霞竟然如此泾渭分明,采石道让我想起三峡,青铜的雕塑、石砌的教堂和大学,如果多待几日,我或许能思考出人类的终局。

D82
十月的亚得里亚海荒凉得让人想哭,但鸟类却十分欢腾。我开始无尽无休地怀旧,就跟自己老了一样。淡季的海边永远只活着一种人类,那就是跑步的人。#环地中海#

原来中世纪住在城堡里的人也会被美景逼得透不过气,而我们在城市的格子间里,又向往着城堡里面的生活,想亲自踏上那些古桥,度过一段古老而枯燥乏味的人生。 | D81 环地中海

以超过150年的铁路干线对巴尔干说再见,乔,我的牧场。

夜里,旅舍房间的屋顶开始漏水,沿着天花板的水迹把床辗到干的位置,听了一夜滴水的声音。水城威尼斯的第一晚。⛲️

D78 关于火车

(补D76)身体大不如原来,从前睡半年地板都没事,现在坐一趟夜车就要缓上好久。不过欧洲夜车硬座的人少,大多有包厢,不用时刻抱着行李,所幸有酒,奥地利最早的白啤,糖枣、甜糕佐酒。列车驶过朱利安阿尔卑斯山脉,五点被列车员叫下车,小镇上空无一人,等最早的巴士到湖边,仍旧漆黑一团。(D78)明天打算坐斯洛文尼亚最美的火车线路(这条线路还在跑蒸汽机车),穿过特里格拉夫的峡谷,前往水城。

D77 萨尔斯堡的每个人都像《音乐之声》里的人,高昂着头骑自行车,孩子们拉着手在桥上一蹦一跳的,连画的妆都像是褪色电影胶片效果。但我来到布莱德,发现这里比塞尔斯堡更像音乐之声。旺季的热闹过去,许多旅店已歇业,酒吧开着也像是打烊了,游客少得让你觉得孤独。比瓦尔登湖更加孤独的孤独。 🇸🇮

D76 🇦🇹

夜车是最好的告别

D75 在萨尔斯堡,能体会到莫扎特的忧郁。

D74 慕尼黑

慕尼黑十月节聚集了全世界的酒鬼,但正如慕尼黑居民自己说的,还是布拉格更像是啤酒之城。

捷克有一个卡夫卡和一个哈维尔就够了。(还有童年美好的记忆《鼹鼠的故事》)

D72,布拉格

D70
布拉迪斯拉发才是我想象中布达佩斯的模样。

有手机后我们很少孤独,但偶尔没有了手机,孤独的气息就像吃剩下的饺子、买卤煮一个人骑车回家结果打翻了盒子。我们只是假装自己不孤独。
D69 布达佩斯

© 丁海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